线路
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
游客保障
网站导航
目的地攻略 > 中国 > 山东 > 德州 > 德州旅游攻略 > 没有一只鸡愿意路过德州站
德州旅游Dezhou
 | 

德州位于黄河下游北岸,山东西北部,自古就有“九达天衢”、“神京门户”之称,是华东、华北重要的交通枢纽。

想去0

去过0

没有一只鸡愿意路过德州站

http://dezhou.cncn.com/  2018-01-25   作者:pxiabay

  或许,许多人还记得这样一幕——若干年前,德州火车快到站时,一帮乘客早早地站在车门后面候着,门一开就往外冲。一时间,满站台疯跑的人都是冲着一只鸡而来,瞬间把售货车围个水泄不通。当火车再次开动,咸香鲜美的肉味盈满车厢。

  美食家唐鲁孙先生供职国民政府铁道部时,有一年自上海乘车去天津,途经德州,特意买一只德州扒鸡,用他的话说:“这一顿肥皮嫩肉、膘足脂润的扒鸡令人过瘾,旅中能如此大快朵颐,实在是件快事。”一只鸡下肚之后,心满意足安然而卧,结果睡过了站。

  宋庆龄副主席自上海去北京,曾多次在德州停车选购扒鸡送给毛泽东。

  德州扒鸡,是和小龙虾一样神奇的SSR级食物。

  这个德州就是咱们山东的大德州,没有德州扑克,也没有电锯杀人狂。有去过德州的朋友在网上写旅游攻略:“德州物价中等,各景点基本不要钱,主要是买鸡的钱。”

  每次你跟朋友提到“德州扒鸡”时,大家都会荡漾迷之微笑——是吧我懂你这个梗。但坦白说,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心领神会个什么劲儿。

  相传,清朝时,一伙计在煮鸡时,由于太过劳累,在灶旁打盹睡着了,谁知一觉醒来,炖时大过,一提鸡腿,骨肉分离。他只好用铁笊篱小心地把鸡捞到篮子里,提到县城去卖。在县衙门前喊道“新到五香脱骨扒鸡”,霎时间“脱骨”二字引起众人注意,一篮扒鸡被一抢而空。从此,“五香脱骨扒鸡”便传开了。

  真正深藏功与名的人生,并不是在飞机上吃小龙虾,而是火车上啃扒鸡。

  坐火车最苦于打发的就是无聊的时光以及淡而无味的味蕾。旅途奔波,每个人看上去都是一样的昏昏沉沉,唯有到了饭点儿各显神通。大家纷纷拿出食物往桌上摆,顺便瞅瞅别人都带了啥好吃的,心里暗自形成一条火车食物鄙视链。

  在泡面党眼里,泡一桶老坛酸菜或红烧牛肉面才是对坐火车最起码的尊重,嚼饼干啃面包的就差点意思。而后者觉得自己道德高尚,瞧不起自私的泡面党任由那股窜味难受了别人的鼻子。

  毫无准备的倒霉蛋狠狠心,掏出40块钱买一盒难吃的盒饭,并在他人怜悯的目光中强行挽尊,吧唧吧唧嘴假装吃得还挺香。

  然而,一切火车食物都在这只鸡面前黯然失色。

  我见过一个大爷坐10小时的硬卧,什么吃的都不带,只在德州站买了一只扒鸡。包裹的纸浸了一层亮亮的油,一拿出来,咸香鲜美的味道四散。

  世界仿佛突然安静,嚼薯片的,嗑瓜子的,吸溜泡面的,突然都不见了声响。旁边蔫头蔫脑的人瞬间都坐直了。众人面带艳羡地在空气中嗅来嗅去,最终目光齐齐地聚焦在大爷手中那只焦黄油亮的鸡身上。

  把人放倒也用不着蒙汗药,一只德州扒鸡就足够了。

  没有任何能比德州扒鸡更适合带上火车了。

  德州扒鸡讲究整鸡脱骨,火候到了鸡肉和骨头看似连接其实早已分离。只要拿起鸡肉,不用刀叉,只需一根筷子就能毫不费劲地把鲜嫩的鸡肉扒拉烂,连骨头也是香酥的。

  一只鸡往往会被吃得一点骨头都不剩,这才是真正德州扒鸡的最高境界。

  目前在德州有名的扒鸡,最出名的来自于由1911年由“德顺斋”烧鸡铺的掌柜韩世功创制,至今也算是有百年历史的名鸡了。

  德州扒鸡的制作工艺比较考究,选一斤半以上的活鸡,放血褪毛去内脏处理干净后,将鸡双腿盘起,双爪插入腹部,两翅从嘴中交叉而出,形似“鸭浮水面”(这种整形工艺为德州扒鸡所独有,列位看官可作防伪标示)。

  在把鸡整出这种生前不曾有的造型之后,便开始烹制了:先将鸡全身涂匀糖色,入沸油锅中炸至金黄,然后用旺火煮再微火焖,雏鸡焖6至8小时,老鸡焖8至10小时

  经过长时间慢火焖制的扒鸡,已是骨酥肉烂,只需用手一抖,便可骨肉分离,即便是骨头嚼起来都是香气四溢,肉味更是不必说。

喜欢2
分享:
最新评论 (0条)
还剩下500/500
发表评价
    • 苏禄王御苑行记 前些到德州开会,顺便看了苏禄国东王墓。古苏禄王国在今加里曼丹岛和菲律宾群岛之间的苏禄群岛上(今属菲律宾),国内分为东王、西王、峒王三家王侯,以东王为尊,在我国明代,古苏禄国同我国即开始了密切的友好来往。...
    • 周末游园记(下篇) 1 从九曲桥上退下来,我和妻沿湖边的柏油路往北走。 天空还算晴朗,几乎没有风,虽已是2009年11月7日,但气候比较温和,适合在湖边漫步。 左边靠近湖水的地方是个平台,有五六米宽,用石板铺成,一直往北延伸到公园的...
    • 周末游园记(中篇) 1 欣赏完那个小亭,我们沿湖的南边向东行。 湖南边有两条路,一条靠近街道,是柏油路,呈弧状向前延伸,两边多垂柳,个头较大,柳间杂以松树、冬青、剑麻、红叶李、石榴树之类。另一条就是我们脚下这条路,路面由花砖...
    • 周末游园记(上篇) 很久没写游记了,印象中自去年11月份写了《威海纪行(一)》之后就搁下了。上周六和妻子游了一次本地的公园,心情很舒畅,表达的欲望再次被激起,便写出了以下内容,和朋友们交流。 ………&hellip...